首页 > 其他类型 > 深渊专列 > Act.12 I'm the One·我就是辣个蓝人

Act.12 I'm the One·我就是辣个蓝人(1/2)

目录

Part①·摇滚乐手

“到我的回合了!马脸怪人!”

阿星浑身都在往外冒热气——

——歌莉娅的圣血和他的免疫系统在互相缠斗,这位红石人进入暴怒状态以后,心肺系统跟着暴涨的肾上腺素开始超频工作。

肌肉充血浑身发汗,稍稍握紧拳头,就能感觉到猛烈的心跳声。

这个状态下,流星的肉体元质出力整体会提升百分之三十左右,永生者的圣血也会迅速流向每一个细胞——恐怕用不了多久,十几分钟或半个小时,他就会变成歌莉娅的授血扈从,他要和智人的身份说再见。

这是哭将军运用骑士战技,对付授血怪物时最常见的形态,在礼仪课上我们见过这种浑身肌肉充血,背阔肌和肩颈都跟着臂膀一起膨胀发热的暴怒姿态。

歌莉娅看见此情此景,哭将军的灵压就像一团炙热滚烫的火红花朵,在竞技场中开始剧烈的燃烧,升腾而起的汗液湿气从这汉子的两肩和头顶不断冒出来,与StayedGone·不见了的魂威攻击正面接触时——这小子受了伤。

尽管只有一点点皮外伤,从石球皮子上掉下来的渣滓依然给流星带来了伤害,它们直接撕开防刺服,卷走衣料纤维和皮肉,像猛兽的利爪刨开一朵姹紫嫣红的血花。

这些血液的味道飘进歌莉娅的鼻子里,她就立刻心旷神怡意乱情迷。

——无论是烹饪精细慢炖,还是活剥一口生吞。

——无论是做成藏品血奴慢慢赏玩,还是制成标本馆藏观瞻。

——这是顶级货色!

歌莉娅如此想着——哭将军的元质是那么诱人!只要维持那个心血加速的暴怒形态,估计用不了多久,他就完全属于我了!

对于流星来说,这场赌斗必须速战速决,因为杜兰没有骰子——

——马头鬼的魂威能力可以通过累积回合数进行奖励骰。而白兰歌女的大范围控制连裁决者都躲不过去,每一轮都要接受这种迷魂歌声的对抗鉴定。

越往后拖延,这两人的组合技能就越来越强。

在这圆形的竞技场里,有充足的时间和回合数留给马头鬼的StayedGone·不见了进行魂威蓄能,这回只是运气好,流星能挡住这畜牲的优势骰。

可是下一次呢?下下次呢?

如果让这颗石球蓄满三个回合,马头鬼有三颗骰子作优势骰的机会,那时候光靠贝洛伯格和一身蛮力,真的能挡住它么?

它会变成什么样子?它会滚多大?

且不说如何躲避这种恐怖的碾压攻击,杜兰会因为SgForMe·为我唱的命运骰子死在巨石之下。

所以阿星果断选择一波ALLIN(打到底),他迅速往另一只耳朵里灌进止血凝胶,在这个瞬间,万事万物都变得鲜活亮丽,重新拥有了色彩!

挣脱回合轮次的束缚,再也听不见鸟妖的歌声,他要把复杂的赌局变成简单的搏命厮杀,敌人最强的攻击面就是这颗石球,只要解决了马头鬼,剩下的白兰歌女没有终结流星的杀伤效率!

阿星进入了心流状态,思绪变得越来越清晰,驾驭怒火已经成了他的本能——光凭那口环首刀!想砍下我的脑袋还不够格!

对于哭将军来说,时间流速已经恢复正常,他垫步大跳剑随身走,短短两秒内跨过二十余步的距离,完全屏蔽了鸟妖的歌声,也听不见猎王的响板。

举剑时宽厚的背脊跟着剑刃搅起一阵血雾腥风,完全离开地面时,右臂藏好劈砍意图,冲锋大跳的斩杀处刑动作张力十足!他像一架战机在贴地飞行!

两掌合作一处,完全贴着贝洛伯格的剑首配重球!劈杀之势好似陨星坠地!千度高温的剑刃在漆黑的竞技场里留下一道暗红曳光!

不等双方的对抗骰落地!马头鬼的视角中,在ThePower·力量的影响下,哭将军冲锋大跳劈砍而来的动作是那么慢!却那么可怕!

尽管他拥有超速思考的能力,可是恰好就是这种匀速思考做出应对的战斗节奏让他破了心防,内心浮现出深深的无力感!

他被吓坏了,被流星骑士战技的拟态肉身完全震慑住,那把大剑屠了他成千上万的同胞,那个持剑人宰杀怪物时不会有任何同情同理心——是身经百战从修罗场里走出来的狂暴屠夫。

正是因为这种过于漫长的思考节奏,正是这种反复观摩,让流星的全盛姿态完全暴露在博华先生眼里——这几乎是一种精神上的酷刑。

“能躲开吗?”

“我的天哪!他飞过来了!”

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他他”

“为什么他能一下子跳那么远!为什么?!这真的是一回合的行动力吗?”

“老骨头!救救我!救我呀!”

马头鬼凄厉惨叫着,甚至开始责怪裁判。

“你一定在偷偷帮他!对不对!为什么他能堵住耳朵!这算犯规吧!为什么呀!”

“如果没有回合限制的话他岂不是能”

就在流星滞空的这段时间里,老骨头飘到马头鬼身边,要安抚这头授血怪物的情绪,也要自证清白。

“吾并没有私下帮助哭将军,从他舍身冲锋起跳,到你开始讲废话这段时间,其实只过去了短短两千四百五十五毫秒,如果吾不是老糊涂了,计时算数的本领还在,那么就是这个数。”

“恰恰相反的是,吾的ThePower·力量依然在帮助你,博华先生。”

“你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出对策,好好思考应对方案,如何接下这一剑呢?”

“对于哭将军来说,他已经破釜沉舟,要把所有的勇气都灌注在短短的几分钟,或这几十秒里,他不在回合之中,放弃了ThePower·力量送给他的超速思考能力。”

“或许对于红石人来说,过多的思考反而是一种坏事,勇气是灵光一现的,气势是难以为继的。过多的思考时间反而消耗他的集中力,剑路精度和攻击质量都会下降——哭将军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板。”

“他的行为就是他给出的答案,博华先生。”

“距离剑锋撞击你的头颅,应该还有一千一百三十三毫秒的时间,也就是一点一三秒,由于你的恐惧心让你浪费了太多时间,无论如何你也躲不过这一剑了。”

“现在你只能寄希望于骰子,把性命交给歌莉娅·塞巴斯蒂安。”

说完这些,老骨头刻意躲远一点,免得等会脏兮兮的臭血溅到他身上。

不得不说,裁决者的这番话点醒了博华先生,这马面怪物咬紧牙关掷出命运的骰子!

对于流星来讲——

“——噗嗤!”

剑刃好似热刀过牛油!它劈进马头鬼的肩膀!挂住胸腔的结实骨骼!

阿星根本就没看投掷结果,对于他来说,这才是熟悉的作战环境,是熟悉的决斗流程!

两颗骰子完全停止旋转,经过对抗鉴定,是同一个数,都是10点!

原本朝着马面怪物头颅而去的大剑,原本是一击必杀的跳劈斩杀被博华拧身躲过,紧接着就变成了单方面的挨打!

歌莉娅的魂威超能确实可以救马头鬼一命,可是接下来呢?恐怕没有他的回合了!

阿星一脚蹬上马头鬼的肚子,要拔剑再劈。

白兰见状立刻来救,环首刀几乎在阿星出腿的同时落下,可是哭将军没有闪避动作,他没有那么快的反应,没有那么多的杂念——反倒是ThePower·力量的行动轮次带来的种种特征,让他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。

虽然他的思考速度变慢,肯定不如这两头授血怪物来得快,看起来似乎ThePower·力量在帮助这两个棘手的敌人,但有一个隐藏条件是不会改变的。

白兰歌女和马头鬼的行动轮次是固定的,只有在马头鬼做出对抗完成行动之后,白兰才能行动,这是ThePower·力量的魂威之力写下的铁律。

流星几乎不用去思考如何进行这场回合制游戏,直接忽略了白兰的进攻轮次,因为对抗骰是必定生效的,哪怕没有对抗动作,这一刀下去,白兰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无法造成伤害——这是歌莉娅·塞巴斯蒂安写下的另一条铁律。

他已经摸透了这场游戏的规则,并且试图利用规则进行暴力破关。

长刀在阿星的小腿胫骨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害,刀刃刚刚砍进骨头就停止了。

阿星根本就不在乎这点疼痛,等不到杜兰的行动轮,他一脚把马头鬼踢开,贝洛伯格重获自由的瞬间,再次起剑定步劈杀!

“下个回合!”

杜兰的声音在流星脑子里回响着,正是通过·威猛先生的灵体来传音。

“我依然受到这种心灵控制的影响,要继续往西南侧走六步!”

“哭将军!它回来了!它滚回来了!”

“被你抽打开,偏移到另一侧的那颗石球!已经滚回来了!它朝着我来的!我的身体不受控制!”

“恐怕你现在这个状态也听不清我讲的话,步流星!把我带进这场决斗是百分之百的错误”

“我见不到茜茜了,我会死的!”

杜兰讲到这里,内心是绝望的。

这一番高速神言在流星听来,就像是经过特殊剪辑手法,经过加速处理的磁带录音,根本就无法传达有效的信息。

阿星离开ThePower·力量的回合轮次,同时也离开了杜兰的队伍,现在她只能听天由命,只能看着身体一点点往死路走去。

这至关重要的第二回合终局,还有即将到来的第三回合。

杜兰只知道一件事,白兰歌女已经把她带上一条死路,而流星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件事,他杀红了眼,要速速结束这场战斗。

可是

真的是这样吗?

杜兰运转魂威,把所剩无几的行动力都用在推算未来。

她看向竞技场四周,试图寻找生路,突然看见歌莉娅·塞巴斯蒂安所在的观礼平台。

“喔!哭将军!”

“我的英雄!”

杜兰女士不由自主的惊叫出声,眼里的浮光掠影终于尘埃落定!

这个瞬间,她要完成时间线所交代的最后一件事。

没有骰子的她,也要丢出改变命运的一块顽石,从口袋里取出辉石首饰——那是BOSS亲手验货,灵翁交给她的绿石香炉,与白露的辉石是同一类。

巨大的石球已经累积起难以想象的势能,它几乎有四米多高,即将回滚碾压至杜兰所在的位置。

杜兰女士不慌不忙,甩动绳索投石问路,将这最后的命运交给自己的护命符。

“一切都准备好了,一切都安排好了。”老骨头如此说着,“敬请见证!”

“你的伙伴死到临头!”马头鬼身负重伤依然要嘴硬,他与白兰歌女做了简短沟通,便开始拟定最后的魂威攻击:“只要我撑过两个行动轮!白兰能精准的找到你的跟腱!你再也追不上我们!”

“哈哈哈哈哈!”

马面怪物一边捂着开裂的胸腔,一边吐血也要笑出风采。

他身体踉跄倒退,想尽量蜷缩起来,避免在对抗过程中吃满劈砍伤害,想要再次爬起做灵活的躲避。

这个瞬间——

——死神来了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